咨詢中心

聯系我們

   

中國好木屋文化投資發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羅湖區梅園路藝茂中心
聯系人:張總
手機:133-1681-9056
電話:400—0755—381
傳真:0755—22246586

24小時熱點文章
當前位置: 主頁 > 咨詢中心 > 公司新聞 >

木屋里的生活

發布時間: 2014-03-21
石頭沖因了靠山的好處,木頭是現成的,在建筑上既可就地取材,因而村莊里觸目便都是古舊的老木屋了。泥瓦的青黑,舊木的暗褐,裊裊的翠煙,嵌在群山的黛綠中;幾聲雞鳴,幾聲犬吠,間或還有幾聲孩童的哭鬧伴隨女聲的尖罵,湘西南小山村的幽靜、古樸,全襯在這延綿不盡的群山神秘的寂靜里。村莊中間一座四扇三間規制的木建瓦房便是我的家。這是一座典型的湘西南純木框架結構建筑,在一群老木屋里毫不起眼,卻被勤快的爺爺收搭得干凈利落。

木屋里的生活

   老木屋正中是堂屋,堂屋兼具了祭祀、待客、進膳、家庭會議甚或牌場娛樂等諸多功能,堂屋照例是沒有門的,因為整扇前墻全都已作了門。堂屋的里墻也照例是整扇除了兩側各開一門外,中間的大塊面積都是本家最為重要的精神依附--神龕。神龕作為萬流歸宗之所在,祭祀祖宗與諸神的場所、家族血脈的傳承、后世子孫的教育等諸多功能集于一體,凜然神圣不可侵犯。神龕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較大,是用來供奉祖宗神位的,下部較小,是供奉土地、陰司、財神、灶君等諸神的??梢姏_里人從來都只最崇拜自己的祖宗,老子天下第二,祖宗天下第一,諸神亦只能在祖宗的腳下占到一小塊地盤,老子死后諸神就在老子的腳下了。天下李姓的郡望是隴西,因此老木屋神龕上的祖宗神位正中恭敬的豎書:隴西郡李氏歷代考妣之神位,兩邊是家先,即歷代祖宗之位。神龕兩旁,里聯是:金爐不斷千年火,玉盞常明萬歲燈。外聯是:承祖宗一脈真傳克勤克儉,教子孫兩行正業可耕可讀。上方橫批:祖德流芳。書法極漂亮,唐楷的森嚴,漢隸的飄逸,全在這里得以淋漓展現。字是二叔寫的,二叔書畫俱佳,在遠近是聞名的,鄉鄰誰個寫家先,都是請他上門。寫家先極講究,先得在神龕上給祖宗焚香,祭牙盤,獲允后才能凈手落墨。并不得有半點差池,否則祖宗非得給個小懲戒不可。聽二叔說有次大年三十給我舅爺爺寫家先,結果祖宗的名諱寫錯了個字,雖然及時發現改了過來,但還是在回家的路上腳底打滑跌了一跤。除了給別人寫家先可以得些潤筆之資,過年時二叔也會寫些春聯拿到集市上去賣,這個不用動鋤頭就能賺錢的活計,很是讓人眼紅的。人家說,唉,冇得辦法,這字就是寫得好看,乖態,粘到門上有文化。你叫我寫?我哭也哭不出來呀,五角就五角吧。父親與小叔的字,也是不差的。父親做為曾經的村秘書,他的字與文都是不差的。我的書法意識,就是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下,慢慢培養起來的。

令人陶醉的木屋景色

   父親曾是村里的秘書,因為我早出生了一個月,結果村干部就當不成了。那時地里糧食產量不高,粗糧也只能吃個半飽,又窮得響丁當,沒有錢買高蛋白的好東西吃。父親便做了根釣桿到村頭的小溪里去釣魚,水庫里的魚是大隊放養的,不許人下桿。好在那小溪里的魚多得很,往往一群魚擠在一個小水坑就像擠公交一樣。這樣不論釣魚的技術如何,每日里總也不至于放空。拜這青山綠水的恩賜,我像施了肥的莊稼,茁壯成長起來了。以至于我年輕的小姑姑帶我出去玩時,人家問她,蓮啊,這是你弟呀?氣得我小姑姑話都說不出來。

   老木屋的前面是一個寬約十五米縱約五米的曬谷坪,坪邊上是排成一排的五六棵碗口粗的李子樹,每年雙搶時節,這李樹上的李子點點黃澄,碩果累累。夏乏時,酸甜的果肉正好給人們提供了刺激牙幫撕疼腮部的醒神滋味,村落里沒有不嘗過這樹上李子滋味的人。
   后面也有一片如曬谷坪大的地方,被爺爺在一邊種了點百合之類的作物。左邊是一個小水塘,往往可以在過年時抓幾尾魚兒上來增添春節的豐盛。水塘邊上有一叢麻竹和一棵巨大的柚子樹,合圍粗的樹干撐起一大片濃蔭,與麻竹將水塘合圍起來,小水塘便全在這蔭蔽之下,顯出一點幽幽的景象來。我小時對這里產生過一種恐懼敬畏之心,總認為這水塘邊麻竹叢里藏匿著蛇蟲甚或鬼魅,從不敢一個人在這里玩耍。柚樹卻大有名頭,整個石龍村的人都知道老龍家有這么一棵大柚子樹,產的柚子肉嫩汁甜,以至于到了季節,哪家有新媳婦見喜了,便是走上三里路,也要上門來討個柚子解解饞。聽說孕婦喜酸,尤其這樹的果實名聲在外,逮個機會當然不怕路途遙遠。每遇此,爺爺奶奶總是笑臉相迎,忙不迭捧出柚子。沖里人認為,屋場地的風水好,種的樹也才能結出味美的好果子來。眾人對于柚樹及其果實的仰慕,實則也是出于對主人及其屋場地的贊賞。

   老木屋的左邊,是單獨配修的豬欄牛棚。豬是沖里人唯一可以直接獲取大筆經濟的來源,養豬如春耕秋收,實乃大事一件。以至于要是抱個小豬崽,都要略略翻下黃歷,事先到某家有母豬下了崽的主人家里商量好,撿個好日子,將豬崽抱回來養。因為窮,也是因為有互相周濟的親切鄉情,說抱而不是說買,因為這豬崽,是可能會等到這豬出了欄才還錢的,或者可以等到有了豬崽再還一個回去的。每天總看到奶奶與媽媽不辭辛勞去田地里扯來鮮嫩的豬草,將豬潲盆端來端去喂食,精心照料那幾頭豬,以期望能從那豬潲盆里多端出幾塊錢來。豬在這貧窮的山沖沖里,比起那不遠萬里西去取經還要不時挨孫猴子捉弄的二師兄,算是翻身扶正享受到國家干部級的待遇了。與豬隔墻而居的那頭黃牛,卻不能像豬那樣不勞而獲哼哼唧唧大吃大睡,每日都要由小姑姑或者小叔牽了鼻子到后山上或水庫的壩上去自個兒覓食,農忙時,還要下了大力使勁干活。有時我也會由小姑姑帶著一起加入到村里放牛的隊伍里,在牛蹄踏在石頭路上得得的聲音與牛們暫獲自由相互呼唱的哞哞牧歌里,于青山綠水間呀呀亂語,并見證那群大孩子們嬉戲的童年,然后在落日的余輝下歡呼回家。

相關文章推薦
  • 在我國推廣現代木屋的重
  • 一則關于兔子,老虎和木
  • 我想要這樣的一間木屋(
  • 木屋別墅工程詳細解剖
  • 我國木屋別墅主要有哪些
  • 木屋的優勢和優點介紹
  • 膠合木結構木屋
  • 木屋不一樣的地方
  • 森林木屋向世人述說他的
  • ?
    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