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中心

聯系我們

   

中國好木屋文化投資發展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羅湖區梅園路藝茂中心
聯系人:張總
手機:133-1681-9056
電話:400—0755—381
傳真:0755—22246586

24小時熱點文章
當前位置: 主頁 > 咨詢中心 > 公司新聞 >

半邊木房子

發布時間: 2014-03-27
我的記憶中只有半邊木房子。

它,躺在我的記憶深處,靜靜地,無聲無息的嘆息,轉眼就度過了二十年的光陰。

半邊木房子

據說,它原來只是半邊,是父母當年和爺爺奶奶分家時得的,后來在我某歲的時候曾經變成過一棟比較完整的房子。但是,它的完整,保持得太短暫了,短暫得在我幼小的記憶中沒有任何細節,遠遠沒有它的殘缺深刻。

呵,它高高的門檻啊,經常出現在母親的夢境里。夢境的我們姐妹仍然是那么小的可憐,夢境的它還和爺爺的堂屋緊緊相連。二十年的現實生活依然磨不去十年青春記憶里的痛楚吧?否則,它怎會夜夜困擾著母親呢?

所有它另外半邊的印象,只有紛紛擾擾的人群在陽光下卸的卸瓦,搬的搬柱子,抬的抬木板等等。而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不知道大人們在干些什么,依稀聽見有人笑著說怕被母親分走了吧。

是啊,現在的我才知道,當一段婚姻都已走到盡頭的時候,那,作為婚姻主要載體的房子,怎會不也跟著支離破碎呢?然而當初愛情初到的時候呢?人們也這么在意它嗎?

仍然記得某個夜晚或是初春或是初秋,我和姐姐、奶奶就著木松子的光線圍著爐火煮豬食,愛碗的我們姐妹倆竟然用木片在鍋離東拍西挑,樂的哈哈大笑,就是在這半邊木房子里;仍然記得就是因為我們的貪玩,讓我狂奔在黑夜的小路上,以躲避父親手中高高舉起的火鉗。

仍然記得姐姐因為聽錯了父親的話而拿錯了東西給他,弄的父親勃然大怒,用爐中的紅碳倒在姐姐的頭頂,姐姐頂著冒著絲絲青煙的腦袋被母親強行推出房子,記得母親因此而挨的棍棒,記得父親拿著家伙跟著姐姐的身后追出老遠。。。。

仍然記得房子閣樓上的滕樹秋千,今年斷了明年依然有,閣樓上鋪著茸茸的板栗球,淺黃的栗子肉甜在心頭。

可是當我時隔13年再回到它的身邊的時候,它真的老了,陳舊的木板黑漆漆,窗戶狹小,墻上糊滿了發黃的舊報紙,順手揭開,鋪滿的竟是黑壓壓的臭蟲?。?!這就是最后伴隨了父親的生物嗎?或許是它們在父親走了之后見無任居住而喬遷至此吧?

 秋千自然早就沒有了,床仍然是當年的那一張,梯子也是舊時那一架?

可是,人呢?

最終,只剩下了開始的半邊木房子。

相關文章推薦
  • 膠合木結構木屋
  • 在我國推廣現代木屋的重
  • 木屋的優勢和優點介紹
  • 木屋別墅工程詳細解剖
  • 我想要這樣的一間木屋(
  • 木屋不一樣的地方
  • 一則關于兔子,老虎和木
  • 我國木屋別墅主要有哪些
  • 森林木屋向世人述說他的
  • ?
    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入口